亿万先生|亿万先生授权官网|亿万先生

作者: 来源: 兵团日报 日期: 2017-03-15
●兵团精神课题研究组 在半个多世纪的屯垦戍边实践中,兵团人孕育了极其丰富的精神内容,涉及情感取向、道德取向、实践取向和行为取向各个方面,形成了完整统一的精神价值系统,赋予了兵团人鲜明独特的精神风貌。这是一个不断孕育、不断丰富、不断形成的发展变化过程,这一过程是由时代精神引领的,是由兵团实践推动的。兵团精神的内容至今仍在不断发展变化之中。要全面把握兵团精神的丰富内容,只有从发展的角度,深入分析兵团精神内容的变化规律,在总结规律的基础上明确兵团精神内容的变化方向。 兵团精神的内涵始终在不断丰富发展 兵团精神的内涵是十分丰富的,包括了爱国主义精神、建设社会主义精神、集体主义精神、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精神等各方面内容。其中,爱国主义精神是民族精神和人民军队革命精神的直接传承,也是兵团屯垦戍边使命的内在体现。建设社会主义精神是勤俭建设新中国精神和改革开放的时代精神的具体反映。集体主义精神既是社会主义精神的产物,又是兵团人作为带有强烈军队集体生活特色的体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既是人民军队革命精神的光荣传统,更是兵团人在新疆这样一个多民族多宗教多文化地区生存发展的必然要求。这些丰富的精神内容的不断加入,使兵团精神呈现为内容不断丰富的过程。 从兵团精神整体上的发展变化历程来说,最初展现的是艰苦创业的内容,这在中国人民解放军进入新疆后到兵团成立初期得到了鲜明体现,是新中国成立后的特殊历史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精神的召唤。其次展现的是无私奉献的内容,这在兵团成立前后到“文革”前在服务新疆各族人民中得到了鲜明体现,是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精神的召唤。再次展现的是热爱祖国的内容,这在整个60 年代应对“伊塔事件”和中苏边境紧张中得到了鲜明体现,是爱国主义传统和新中国在60 年代的国际国内形势对兵团的召唤。最后展现的是开拓进取的内容,这在上世纪80 年代以后的改革开放时期得到了最鲜明的体现,是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和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精神对兵团人的召唤。兵团精神这几个方面内容的历史演变顺序只是大致的,并不是完全固定的;从每一方面内容的变化来说,则呈现出交错进行的特点;其中有一次性体现出来的风貌,也有长期凝聚起来的特征。 从“热爱祖国”内容的发展变化看,最早是“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的精神,早在新中国成立前,兵团指战员就立志到新疆,驻疆部队自愿集体转业为新疆搞建设,60年代初期知识青年离开繁华的大城市落户兵团,都是这种风貌的体现。其次是“当祖国有事时挺身而出”的精神,主要是1962 年“伊塔事件”和中印自卫反击战中兵团人体现出来的风貌。再次是“勇于为国牺牲、为国奉献”的精神,主要是60 年代后期到70 年代中苏关系紧张时期兵团人体现出来的风貌。又次是“为祖国站岗放哨”的精神,主要是边境团场建立以后兵团人展示出来的风貌。最后体现的是“国土在我心中”的精神,这是兵团人长期守边护边行为的升华,是一种在长期爱国实践中逐渐凝聚起来的风貌,就如同魏德友,他用实际行动铸成了边境线上“永不移动的生命界碑”。 从“无私奉献”内容的发展变化看,最早是“不计名利,甘于淡泊”的精神,这是兵团老红军、老八路、老战士在全国胜利之际就展示出来的风貌。其次是“为新疆各族人民办好事”的精神,是自中国人民解放军进疆开始就展示出来的精神风貌。又次是“在平凡中坚持理想”的精神,这是兵团人在平凡的岗位上为兵团事业发展和服务各族群众而长期展示出来的品德。再次是“让利于新疆各族人民”的精神,这是在1952 年兵团事业取得一定成绩的基础上展示出来的风貌。最后是“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的精神,这是几代兵团人在长期服务国家民族、服务新疆各族人民中逐渐升华凝聚起来的精神风貌。 从“艰苦创业”内容的发展变化看,最初是“用双手开创未来”的精神,这是1949 年创业者们在规划新疆发展蓝图、准备投身兵团创业实践时展现出来的理想精神和自信心。其次是“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上”的精神,这是在兵团创业活动开始后兵团人展示出来的一种创造精神和发展智慧。又次是“乐观对待艰苦生活”的精神,这也是在艰苦创业生活中兵团人展示出来的一种吃苦精神和积极生活态度。再次是“勤俭办一切事”的精神,这是兵团人在兵团事业发展过程中体现出来的一种节约精神和工作作风。最后是“继承前人又超越前人”的精神,这是通过兵团事业长期发展成就体现出来的一种奋斗精神和志气。 从“开拓进取”内容的发展变化看,最初体现的是“善于学习、总结经验”的精神,这是在开创兵团事业之初就在兵团创业者们身上展示出来自觉学习新疆历代屯垦史和总结运用南泥湾经验的精神风貌。其次是“敢于攻坚、力克难关”的精神,这是从克服创业初期巨大困难中就得到鲜明展示并长期延续下来的精神风貌。又次是“积极争先、勇创一流”的精神,这是在兵团发展实践中通过无数英模典型和他们创造的一流业绩体现出来的精神风貌。再次是“包融五湖四海”的精神,这是随着兵团人员构成不断变化和来源日益多样化而展示出来的开放包融的文化和胸怀。最后是“不懈怠、不放弃”的精神,这是兵团人在长期实践中凝聚起来的克服一切困难推进兵团事业发展的行为特征和精神风貌。 兵团精神的内容在今天依然继续发展变化。随着时代的发展和兵团实践的深入,许多新的精神元素,如以人为本、解放思想、与时俱进、改革创新、积极竞争、抢抓机遇、开放搞活、注重和谐、求真务实、把握大局等日益吸纳到兵团精神之中,同兵团精神各方面内容相结合,推动兵团精神内容不断丰富和相互融合,带来兵团精神整体内涵的丰富完善,同兵团实践之间形成更加紧密的互动关系,成为推动兵团事业前进的强大精神力量。兵团半个多世纪的发展历史表明,兵团精神内容的丰富发展,是一种永远不会停止的过程;随着兵团实践的继续深入和兵团事业在今后更加广阔的发展,兵团精神的内容还将进一步发展丰富,吸收更多具有时代特色、实践特色的新内容,更加符合兵团事业的内在本质。 兵团精神内涵发展变化是由时代精神引领的 在兵团精神内涵的发展变化中,始终以时代精神为方向,时代精神发挥着极其重要的引领作用。时代精神是一个时代核心和本质的特征在人们思想观念和行为方式中的集中反映,是人们在顺应时代核心和本质要求时体现出来的情感取向、道德取向、实践取向和行为取向,是人们在推动社会进步中所展示的精神风貌,是一个时代的精华所在。时代精神是一个时代总体的精神特征和精神风貌,由这一时代无数具体精神成果汇聚而成,又对这一时代的各种精神价值成果起着总体上的规范和引领作用。 兵团精神是在新中国成立后产生的具体精神成果,在兵团精神产生发展过程中,新中国的发展可以大致分为前后30 年两个不同的时期,这两个不同时期各有着不同的时代主题和不同的时代风貌,对兵团精神产生了不同的引领作用。一是1949 年新中国成立后直到1979 年的建设社会主义时期。这一时期,新中国的成立让亿万贫苦人们挣脱了“三座大山”的枷锁,翻身作了国家的主人,社会头一次成为穷人自己的社会,对新社会的感激和奋发之情成为人们的情感取向;这为兵团人形成热爱祖国的情感取向奠定了社会基础。特别是随着60 年代以后中苏关系日益紧张、边境冲突一触即发,在全国“反修防修”动员之下,赋予了作为前沿地区的兵团人“热爱祖国”更加具体的内涵。这一时期,在经历了数千年私有制的剥削压迫之后,人们对集体力量、对公共秩序、对社会公平和正义有一种发自内心的向往和渴望,把国家和集体放在前面成为人们的道德取向;这为兵团人形成无私奉献的道德取向奠定了社会基础。特别是随着50 年代以后国家对集体经济和公有制的进一步强调,赋予了兵团人“无私奉献”更加具体的内涵。这一时期,面对经历了长期战乱、百废待兴的局面和面临西方封锁、几乎没有任何外援的条件,怀着对获得解放的自豪,自力更生、艰苦奋斗、勤俭建国成为人们的实践取向,这为兵团人形成艰苦创业的实践取向奠定了社会基础。特别是建国初期国家建设经费紧张、而建设摊子全面铺开,赋予了作为边疆建设生力军的兵团人“艰苦创业”更加具体的内涵,这一时期,国家是在几乎一穷二白的基础上、在对社会主义没有任何经验的情况下建设社会主义的,不断总结探索社会主义建设规律成为人们的行为取向;这为边疆地区建设规律的主要探索者兵团人形成开拓进取的行为取向奠定了社会基础。特别是随着国家社会主义各项事业的全面推进,赋予了兵团人“开拓进取”更加具体的内涵。二是从1979 年开始的改革开放新时期。这一时期,国家确立了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奋斗目标,为现代化强国而奋斗成为人们“爱国之情”的最新表现,特别是随着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更加激发了人们的爱国之情,也赋予兵团“热爱祖国”以服务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服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新内涵。这一时期,新的国家、集体和个人关系的确立和市场平等关系的确立,兼顾集体个人利益和诚实守信成为人们“奉献之德”的最新体现,特别是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主要内容的社会主义荣辱观和以人为本思想的提出更加培育了人们的奉献之德,也赋予兵团“无私奉献”以体现社会主义荣辱观、体现以人为本思想的新内涵。这一时期,国家形成了关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规律性认识和建设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新的发展思路,建设全面小康社会、夺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新胜利成为人们“创业之功”的最新体现,特别是科学发展观的提出和实现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思路的确立更加推进了人们的创业之功,也赋予兵团“艰苦创业”以追求科学发展、跨越式发展和当好“四个队”、发挥“三大作用”、在西北地区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实现长治久安的新内涵。这一时期,国家启动了人类历史上空前规模的体制改革和全方位的对外开放,通过解放思想不断深化改革和扩大对外开放成为人们“进取之志”的最新体现,特别是以改革创新为核心的时代精神的形成和改革开放的辉煌成就更加激励了人们进取之志,也赋予兵团“开拓进取”以加大改革创新、处理好“三大关系”特别是特殊体制和市场机制关系的新内涵。 随着新的时代精神的形成,兵团精神实践的时代条件也发生了相应的改变,一是带来了党的屯垦戍边理论的创新,树立了兵团人新的精神旗帜。二是带来了宏观社会经济形势的变化,促进了兵团人新的精神实践。三是带来了社会交往关系和科技的进步,推动了兵团人新的精神创造。四是带来了国家意识形态建设的加强,培育了兵团人新的精神价值。通过这些变化,使兵团精神的实践主体的精神面貌发生了新的改变,进而形成了兵团人新的实践取向、行为取向、道德取向和情感取向,最终带来兵团精神内涵的变化。 兵团精神内涵发展变化是由兵团实践推动的 在兵团精神内涵的发展变化中,始终以兵团实践为条件,兵团实践发挥着极其重要的推动作用。兵团实践既包括兵团人在经济社会事业发展方面的探索成就即物质实践,也包括兵团人在意识形态方面的探索成就即精神实践;其中物质实践对精神实践起着基础性、支配性、决定性的推动作用;精神实践建立在物质实践之上,对物质实践有着反作用。一般而言提到兵团实践时常指物质实践;兵团精神内涵发展变化无疑属于精神实践范畴,是建立在兵团实践(具体说就是兵团物质实践)之上并由它推动的。 兵团精神的内涵是兵团实践关系本质在兵团人精神风貌上的体现和反映。在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发展中,兵团人围绕屯垦戍边使命展开了广泛深入的实践,这一实践可以分为四个方面本质性实践:一是维护国家民族利益的实践。这是兵团承担戍边使命、处理屯垦和戍边的关系、发挥巩固西北边防维护祖国统一的铜墙铁壁作用、当好维护国家安全的战斗队的重要实践。要推进这一实践,兵团人必须具有主动适应国家民族需要、自觉维护国家民族利益的精神状态,在内心情感上自觉把国家民族利益放在第一位,在实践中不断培育和强化热爱国家、热爱民族、热爱社会主义的强烈情感,创新热爱祖国、维护国家民族利益的实践形式,使“热爱祖国”内涵不断丰富、不断系统化,形成有兵团特色“热爱祖国”价值观。二是服务新疆各族人民的实践。这是兵团承担维稳使命、处理兵团和地方的关系、发挥增进民族团结确保社会稳定的中流砥柱作用、当好促进民族团结的工作队和宣传队的重要实践。要推进这一实践,兵团人必须具备主动适应新疆各族群众需要、促进各民族团结和睦、共同富裕的精神状态,牢记“为新疆各族人民多办好事”的宗旨,不断增强热爱新疆各兄弟民族、自觉服务奉献各族人民、促进民族团结和兵地团结、促进新疆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的道德追求,创新无私奉献、服务新疆各族人民的实践形式,使“无私奉献”的内涵不断丰富和系统化,形成有兵团特色的“无私奉献”价值观。三是推动兵团事业又好又快发展的实践。这是兵团承担屯垦使命、处理好特殊管理体制和市场机制的关系、发挥推动改革发展促进社会进步的建设大军作用、当好经济社会发展的生产队的重要实践。要推进这一实践,兵团人必须具备主动适应兵团经济社会发展需要、推动兵团事业科学发展、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不断增强屯垦戍边的物质基础的精神状态,始终把发展放在第一位、注重人与自然和谐发展,不断弘扬解放思想、抓住机遇、求真务实、勇于争先、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奋斗作风,创新艰苦创业、实现兵团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在西北地区率先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实践形式,使“艰苦创业”的内涵不断丰富和系统化,形成有兵团特色的“艰苦创业”价值观。四是实现兵团人全面发展的实践。这是为推进维护国家民族利益实践、服务新疆各族人民实践、兵团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实践提供前提条件的重要实践,也是体现兵团经济社会全面进步的重要标志和最后结果的重要实践。兵团事业的丰富性、多样性、生动性和长期性,要求把以人为本、全面发展作为重要精神状态,培育永不停滞、永不懈怠、永不放弃、积极开拓、不断进取的精神面貌,使每一个兵团人的素质都有全面提升。通过不断推进这一实践,不断丰富“开拓进取”的内涵,形成具有兵团特色的系统的“开拓进取”价值观。上述这四个方面实践并不是孤立进行的,而是相互联系、密切交织的一个整体,每一方面实践的推进和深化都同时带来其他方面实践的推进和深化,它们共同构成一个整体上的兵团实践。与之相应,这四个方面实践所推动形成的兵团精神热爱祖国、无私奉献、艰苦创业、开拓进取四个方面内容也随着实践的不断推进而相互融会贯通,形成系统的兵团精神整体,构成整体上的兵团实践不断推动着兵团精神整体内容丰富发展的连续过程。 随着兵团实践的不断深入,兵团精神实践中的主客体关系也在不断发生改变,一是带来了现实需求关系的变化,使兵团人产生了对兵团精神新内涵的需要和适应这一需要的条件。二是带来了实践作用关系的变化,使兵团人在破解实践难题、推动实践深入中展示出新的精神风貌。三是带来了社会评价关系的变化,使兵团人展示的新的精神风貌能够得到社会上更广泛的评价激励。四是带来了价值凝聚关系的变化,使兵团人将各种新的精神成果融合凝聚成为新的精神价值整体,最终带来兵团精神内涵的新丰富新发展。 兵团精神内涵发展变化的基本特征 我们所说的兵团精神内涵,是已经从实践中归纳提炼出来并得到公认的兵团精神含义。这里隐含着一个命题,即兵团精神内涵的发展变化同归纳提炼方式有关系,不同的归纳提炼方式会带来兵团精神内涵的不同变化。兵团精神内涵的归纳提炼方式有四种:一是历史归纳法,即根据历史上兵团人展示出来的各种精神风貌归纳出兵团精神的内涵。这是归纳提炼兵团精神内涵时最早采用的方法,像周恩来在给兵团题词时强调:“艰苦奋斗这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作风”就是一种历史归纳;二是社会评价法,即通过了解社会(中央、兵团外界、兵团人自身)对兵团的认识,从中归纳提炼出对兵团人精神风貌上的评价,作为兵团精神的内涵。这一方法也是较早提炼兵团精神内涵时采用的方法。1990 年兵团党委提出“兵团精神”概念时就是采取从社会上征集和用周恩来题词的方式。三是实践分析法,即通过分析兵团当前实践,从中提炼出对兵团人精神风貌的要求,以此作为兵团精神的内涵。这一方法一般是在兵团实践发展到一定程度时采用的方法,如人们常说实现兵团当前的发展目标需要具备勇于改革的精神风貌就是如此;四是本质提炼法,即通过把握兵团事业的本质特征,从中归纳出兵团事业对兵团人精神风貌的本质要求,以此作为兵团精神的内涵。这一方法是在兵团事业已发展到本质得到比较充分展现的阶段采用的方法,也是人们对兵团事业发展规律有了较充分认识后采用的方法。这四种方法是在兵团事业发展的不同阶段依次采用的,随着四种方法依次采用,兵团精神内涵也呈现出不断丰富的态势;只有深入到本质提炼阶段,才能比较全面揭示兵团精神的内涵。 兵团精神内涵中不同价值取向之间的发展变化是有规律的,是从实践取向变化、到行为取向变化、再到道德取向变化、最后到情感取向变化的合规律的过程。时代精神的引导和兵团实践的推动,都是首先作用于实践取向,再按照兵团精神内涵变化顺序展开,最后带来整个兵团精神内涵变化的。实践取向是最容易发生变化的兵团精神内容;实践取向是同事业发展的具体目标联系在一起的,在事业发展过程中需要不断提出新的目标,而一种新的目标的提出和贯彻就会产生一种新的精神动力、形成一种新的实践作风、激发出一种新的精神风貌,进而带来实践取向逐渐发生新的变化。行为取向是在实践取向变化的基础上发生变化的兵团精神内容;一种行为模式是在长期反复的实践过程中逐渐形成的,随着事业发展中新目标的不断提出,就需要实践主体不断具有贯彻目标的精神状态,而且形成一种适应目标不断更新的精神状态,使自己的行为从被动适应发展目标进化到主动推动目标更新,逐渐形成新的行为模式,从而带来行为取向发生新的变化。道德取向又是在行为取向变化的基础上发生变化的兵团精神内容;行为模式的变化会带来人们社会交往关系的改变,影响到人们对社会公共利益同私人利益关系的处理,导致人们对社会公共利益关系的认识和道德评判的变化,最终形成一种新的社会道德标准并用以调节人们的道德行为,从而带来道德取向发生新的变化。情感取向是最后才发生变化的兵团精神内容,是最不容易变化的精神价值;人的情感偏好是内心最深处带有本能性的东西,是建立在人们长期的道德积累的基础上的;人们总是根据自己长期生活形成的道德经验判断,本能地喜欢什么和拒绝什么;只有当人们的道德观念发生改变之后,他们的情感取向才会发生新的变化。 兵团精神内涵的发展变化本身,也呈现出规律性的特征。这些规律性特征具体体现在:一是从局部到整体。“局部”是指兵团精神的具体内涵在不同的兵团地域和单位、不同的兵团人群或个人、兵团事业的不同方面,而“整体”则指全体兵团地域和单位、全体兵团人、兵团整个事业呈现出来的精神特征。兵团精神的各个新内涵首先是在不同局部地区(单位)、群体(个人)、兵团事业的某一方面产生,最后不断扩散、传播、汇聚,共同构成兵团精神的完整内容,并得到所有兵团单位、兵团人的公认和遵循。如“热爱祖国”这一内涵就是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传统、兵团创业者扎根新疆的行动、支边青年报效边疆的行动、边境团场维护领土安全的行动等不同局部含义汇聚而成的整体。二是从单一到多样。“单一”是指兵团精神的含义比较单纯、唯一,“多样”是指兵团精神的含义比较丰富、有着不同的表现。兵团精神的新内涵最开始只有相对单一的含义,但随着实践的深入其含义也变得日益丰富多样。如“艰苦创业”最初就是指兵团创业初期体现出来的“吃苦精神”即“以乐观的态度对待艰苦生活”,随着兵团事业的发展,这一内涵的含义越来越多地体现出“勤俭办一切事”的“节约精神”,体现出“戈壁滩上建花园”的“理想精神”,体现出“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上”的“创造精神”,体现出“继承前人又超越前人”的“发展精神”等丰富含义。三是从独立到融合。“独立”是指兵团精神的情感、道德、实践、行为取向和每一种含义是相对独立的,“融合”是指兵团精神的情感、道德、实践、行为取向和每一种含义是相互渗透、互相包容的。兵团精神整体内涵是由情感、道德、实践、行为四大取向构成,当兵团精神内涵变化时,先是在每个取向内部的某一种含义上发生变化,随着各价值取向的内容不断丰富和多样化,开始逐渐向其他含义和其他取向渗透和融合,最终使不同含义、不同取向相互之间紧密联系,形成一个互不可分的整体,也使兵团精神整体内涵在每个单位、每个人身上都得到了统一,使各个取向、各个含义都展示为兵团人一种整体风貌。如在“艰苦创业”中,就含有“甘守艰苦”“积极创业”等“无私奉献”“开拓进取”的内容。四是从典型到经常。“典型”是指兵团精神的某种内涵通过一些典型事件、典型人物得到鲜明体现,“经常”是指兵团精神的内涵体现在普通兵团人的日常生活工作中。兵团精神的内涵最初是通过典型得到体现的,在这些典型的带动、示范、感召和引导下,兵团精神的这些新内涵日益成为普通兵团人在日常工作生活中得到遵循的价值准则,成为兵团人一种普遍化的精神风貌。如“热爱祖国”最初是兵团人在应对“伊塔事件”开展“三代”活动和支援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等重大事件中展示出来的,现在已经深入到兵团人日常生活中,表现为爱团场、爱家园等具体活动。  
一键分享:
编辑:周倩
010070140010000000000000011100001120631930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