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分享

10月16日

云南“直过民族”脱贫进行时

导读:
“直过民族”是我国56个民族中的特殊成员。他们从原始社会或奴隶社会跨越几种社会形态,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几乎“一夜之间”跨越了其他民族上千年的历程。通过提升群众能力素质、组织劳务输出等多项举措,云南今年将有17.59万“直过民族”贫困人口脱贫,同时确保到2019年,实现“直过民族”聚居区66.75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通过提升群众能力素质、组织劳务输出等多项举措,云南今年将有17.59万“直过民族”贫困人口脱贫,同时确保到2019年,实现“直过民族”聚居区66.75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全部脱贫。   记者从日前召开的云南省“国家扶贫日”新闻发布会上获悉,针对省内9个“直过民族”,云南实行“一个民族一个行动计划、一个集团帮扶”,制定了《云南省全面打赢“直过民族”脱贫攻坚战行动计划》。按照计划,云南省将投资343亿余元,到2020年稳定实现“直过民族”贫困人口不愁吃、不愁穿,义务教育、基本医疗和住房安全有保障。   “直过民族”是我国56个民族中的特殊成员。他们从原始社会或奴隶社会跨越几种社会形态,直接进入社会主义社会,几乎“一夜之间”跨越了其他民族上千年的历程。云南是我国“直过民族”最主要的聚居区,有独龙、德昂、基诺、怒、布朗、景颇、傈僳、拉祜、佤等9个“直过民族”,总人口232.7万人。   据了解,为实现“直过民族”贫困群体如期脱贫目标,云南省着力实施提升能力素质、组织劳务输出、安居工程、培育特色产业、改善基础设施、生态环境保护六大工程。   素质型贫困是“直过民族”脱贫最突出的难题。为补齐“直过民族”聚居区教育短板,云南省对“直过民族”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在校生学前教育年生均补助1000元,高中阶段年生均资助2500元,高等教育阶段年生均学费奖励5000元,并对义务教育阶段贫困家庭寄宿学生予以生活补助。   此外,在安居工程方面,云南省计划对5.57万户19.8万农村贫困人口实施易地搬迁,并全面消除农村D级危房。在改善基础设施方面,在“直过民族”聚居区20户以上村寨通硬化路,推进农田水利设施、电网改造、通信网络建设等。
全 文
  黝黑的脸有些木讷,但喜悦却从眉眼间跑了出来。二层钢架结构的新房马上要盖好了,景颇长刀、牛头已经挂上,粗糙的大手轻轻地抚摸着画着景颇族彩绘图案、厚实的墙,谭勒旺只憨憨地说了一句:“这下可以睡安稳觉了。”   旧房已经拆了,几间留下来做过渡用的,在新房旁边显得特别刺眼。   “杈杈房”,再也不住了   旧房说是“房”,其实就是用茅草围了一下。虽然有心理准备,但走进谭勒旺家的过渡房,贫困的程度还是让我们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谭勒旺的家在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陇川县勐约乡广瓦村。陇川县地处西南边陲,与缅甸山水相连,集少、边、贫为一体,是云南省93个集中连片特困地区贫困县之一,“直过民族”景颇族在此居住最多最集中。19万人口的陇川,县城仅有3万人,大多数人生活在深山中。   “这叫‘杈杈房’,过去我们穷,祖祖辈辈住这种房。人畜混居,夏天不能挡日头,冬天不能御寒风。”看到谭勒旺半天挤不出一句话,驻村工作队队员何礼文上来帮着介绍,“这里山高坡陡,赶上雨季,洪涝、滑坡、泥石流时有发生,大家睡觉都得提心吊胆。我们勐约乡1857户村民,其中1230户都住在这样的危房里。到现在,有的村民照明还靠点蜡烛,从山上引来的水源一遇下雨就浑浊不堪。”
  “大家快来工作队理发啦!”在云南省勐海县布朗山乡曼囡村曼班三队,驻村扶贫工作队员李伙保用村广播大喇叭发出通知。不一会儿几个村民赶到,李伙保拿起电推剪和梳子,左右开弓,麻利地剪了起来。   为村民理发是李伙保每月一次的例行“工作”。“以前村民卫生习惯很不好,有的人很长时间不洗头、不理发,看起来很颓废。”他说,“第一次给村民扎哥理发时,他的头发梳都梳不动,我叫他回去洗洗再来剪。”   曼班三队是布朗山深处一个极为贫困的“直过民族”拉祜族村寨。布朗山有几千年的种茶历史,近几年,周边寨子都靠着种茶脱贫致富,甚至有村民开上几十万元的越野车,这里的十几户人家却一直固守着贫穷。   曼班三队有多穷?全村17户58人全都是建档立卡贫困户,2014年人均可支配收入仅2380元,还主要是低保、粮补、边民补助等。“扣除政府发的钱基本就没收入了。”李伙保说,更加让人忧虑的是,全村人基本都是文盲,跟外界交流都困难,整个村子看不到一丝脱贫的希望。   2015年12月,勐海县派李伙保等四人组成驻村扶贫工作队来帮扶曼班三队。四人各有分工,有人负责农业生产,有人负责修路……李伙保因为曾在曼班三队做过3年乡村教师,自己又是拉祜族,会说拉祜语,便被派来负责扫盲教育。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