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分享

12月2日

中国借营改增下了怎样一招“大棋”

导读:
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2日表示,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是增值税改革取得的阶段性成果,走出了关键的一步,但改革仍在路上。未来将继续调整完善部分试点政策,适当简化增值税税率,并适时启动增值税立法。
  新华社北京12月2日电(记者申铖、郁琼源)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2日表示,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是增值税改革取得的阶段性成果,走出了关键的一步,但改革仍在路上。未来将继续调整完善部分试点政策,适当简化增值税税率,并适时启动增值税立法。   12月2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在北京举行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请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中)、国家税务总局总会计师王陆进(右)介绍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的运行情况,并答记者问。新华社记者 张玉薇 摄   2日,国新办围绕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改革成效等举行吹风会。史耀斌透露了下一步增值税改革的动向。   “目前,增值税共有17%、13%、11%和6%四档税率,这种制度安排,对于营改增试点的平稳推进发挥了重要作用。但税率档次多,难以避免类似业务适用政策不一的问题,有碍公平竞争,不利于充分发挥增值税中性作用。”史耀斌说,今后将统筹考虑财政承受能力、宏观调控需要等因素,适当简化增值税税率。   考虑当前经济形势,为进一步减轻企业税负,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时采取了暂不简并税率、暂不对现有增值税超税负返还等政策进行清理等临时性、过渡性的政策安排,确保了营改增试点的平稳推进,但税制改革尚未到位。   对此,史耀斌表示,在下一步增值税立法工作中,需要妥善处理改革与立法的关系。“我们将按照国务院部署,结合营改增试点和增值税改革情况,适时启动增值税法草案起草工作,最终,通过立法巩固改革成果,确立比较规范的消费型增值税制度。”   “立法的工作需要结合增值税试点和改革情况,把改革的成效和制度性安排用法律的形式固定下来,增强税制的规范性、强制性和有效性。”史耀斌说。
全 文
  新华社北京12月2日电(新华社记者 韩洁、郁琼源、申铖)2016年5月1日,先期试点4年的营改增在最后的四大行业——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全面推开。中国用营业税退出历史舞台的举动向世界展示以改革倒逼经济提质增效的决心。   如果把中国经济转型升级比作一盘“大棋局”,营改增无疑是关系全局的一招活棋。   试点全面推开半年之际,多维度解局营改增的背后,正是中国改革发展的深层次之变。   “要让企业过好日子,政府就要过紧日子!”   越是经济下行压力大的时候,政府越要为企业减税降负,放水养鱼。   “要让企业过好日子,政府就要过紧日子!”本周举行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李克强总理再次强调,要求有关部门,要抓紧时间继续完善营改增等相关政策,确保所有行业税负都“只减不增”。   而2日财税部门公布的权威数据显示,今年5至10月,新纳入试点范围的四大行业共有1064万户纳税人完成税制转换,累计实现应纳增值税5554亿元,与缴纳营业税相比,累计减税965亿元,26个细分行业都实现了减税,税负下降14.8%。预计全年减税将超过5000亿元。   然而,一边减税降负成效显现,一边却仍有企业抱怨税负增加。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表示,确保所有行业税负只减不增,既是改革目标之一,也是一项重大的政治任务。从前期试点情况看,个别企业反映税负增加,既有进项税额抵扣方面的原因,也有制度转换需要一定适应期的因素。   一些企业索取增值税发票不主动、有企业已支付费用未及时索取发票、有企业为降低成本故意不索取发票、一些企业取得进项税发票却未及时申报抵扣……   针对调研中发现的各种情况,史耀斌表示,一方面财税部门会密切跟踪改革进展不断调整完善部分政策,同时加大辅导培训力度,帮助企业更好适应税制改革。   “过去,一些企业适用营业税时,由于种种原因存在应征未征的问题,在适用增值税后浮出水面,因此感觉税负上升,这是不值得同情的。”史耀斌说,实施营改增,有效堵塞漏洞,有利于营造企业公平竞争的税收环境。   “营改增减了税,企业添了活力。”   作为营改增的最直接参与者,除了享受减税“大礼包”,不少企业和行业也感受到营改增对中国经济“润物细无声”的深远影响。   史耀斌说,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就是用政府收入的“减法”,换取企业效益的“加法”,和市场活力的“乘法”。   “营改增后固定资产可以抵扣17%,增强了企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的信心,公司发展更有活力。”南通龙信建筑安装集团董事长陈临新表示,今年公司已投入1.1亿元用于技术升级改造,以模块化拼装技术替代人工,预计可增加抵扣税款1200余万元。   企业的活力汇聚成发展的动力。在营改增试点上海,四年改革让这座大都市充分感受到改革释放的“红利”。数据显示,上海市第三产业比重2012年至2015年分别为60.4%、63.2%、64.8%和67.8%;战略新兴产业增加值比重和战略新兴服务业占比也逐年上升。   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百元主营业务收入中的成本为85.87元,同比减少0.17元;战略性新兴产业同比增长10.8%,增速比规模以上工业高4.8个百分点。   一升一降,折射改革推动经济转型升级的潜在变化,也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拓展更为广阔的空间。   国家税务总局总会计师王陆进介绍说,5月1日以来,四大行业新办户数逐月稳步增加,累计增加53万户,带动了就业创业。   大盘取厚势,官子有妙手。“营改增的棋子一活,为制造业减轻负担,搅动民间投资的活水,促进新旧动能转换,整个经济就充满了活力。”全国政协委员、经济学家张连起说。
  新华社北京12月2日电(记者申铖、韩洁)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2日宣布,今年1至10月营改增试点已累计减税3717亿元,全年减税超4700亿元,加上带来的城市维护建设税和教育费附加减收,减税总规模将超过5000亿元。   2016年5月1日起,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四大行业纳入试点范围,标志着营改增试点税制转换阶段工作已经完成。2日,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国家税务总局总会计师王陆进在国新办吹风会上亮出改革成绩单。   史耀斌介绍说,今年5至10月,新纳入试点范围的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4大行业累计实现应纳增值税5554亿元,与缴纳营业税相比,累计减税965亿元。   王陆进说,过去半年,除四大新行业减税965亿元外,受益于可抵扣进项税增加,前期已试点行业和原增值税行业分别减税939亿元、966亿元,合计减税2870亿元;再加上1至4月份营改增减税847亿元,今年前10个月营改增累计减税3717亿元。   “总的看,营改增作为最有力的降成本举措,减税降负效果正在显现。”史耀斌说。   逐月数据则读出改革红利不断释放——5至10月,四大行业分别减税56亿元、199亿元、111亿元、120亿元、343亿元、136亿元。
  新华社北京12月2日电(新华社记者 郁琼源、程士华、秦宏)今年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后,作为建筑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和生活服务业四大行业上千万纳税户中的一员,你受益了吗?   财政部副部长史耀斌2日在国新办吹风会上介绍,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预计2016年全年减税超过5000亿元,在当前经济形势下,可有效降低企业成本,激发市场活力,增加有效供给。   今年5月1日起眉州东坡集团被纳入营改增试点范围,半年多时间公司已尝到了改革的“甜头”。5月至10月眉州东坡集团减税3175万元,减税幅度达52%。   眉州东坡集团财务中心总经理党莉芳说:“营改增后,我们主动适应税制改革,优化供应链管理和合同管理,取得了规范的进项税发票,实现了企业税负的明显下降。”   “减税只是企业受益的一个方面,通过营改增,使集团各级领导更加重视税务风险,更加支持税务工作的开展,整个事业部的成本管控水平不断提高,从而实现了开发项目的成本和税收‘叠加’减负。”上海联洋世家置业有限公司财务总监杨启瑞说。   位于安徽合肥的中环投资集团副总裁李宝山对营改增的第一直觉是,改革在推着企业往前走。这一集房地产开发、物业管理、金融为一体多元化发展的企业目前总资产100亿。   “过去要不要发票无所谓,因为不需要抵扣减钱,而现在必须要发票,发票就像真金白银,是可以直接抵税减负的。”李宝山说,营改增不仅是财务部门的事情,对企业利润、收入、行政、销售等方面都产生极大影响。   增值税全面代替营业税,通过打通二三产业增值税抵扣链条,制造业企业外购服务支付的增值税可以抵扣,激发了制造业采购服务的积极性,实现了制造业和服务业的融合发展、互促共生。   在这一背景下,通过促进专业化分工协作,拉长产业链,一些研发、设计、营销等内部服务环节从企业主业剥离出来后,更加专注于提供某类型服务,成为效率更高、专业更强的创新主体。   安徽池州九华发电有限公司将原来面向职工的服务产业重组分离,组建了独立核算的后勤服务公司,包含餐饮、住宿、干洗等业务,既承接生产企业的后勤业务,也积极对外经营。   池州九华发电公司财务部主管贺应忠说,改革后,后勤服务公司税负较改革前下降41.8%,加上池州属于旅游城市,内部宾馆自从对外开放营业后,自主权得到释放,营业收入得到两位数以上的增长。   税收的调节作用会倒逼企业为寻求减税而实现内在转变。同样,越是扩大减税空间,就越能刺激企业创业创新的积极性,进而提高劳动者的收入。   据统计,5月1日以来,新办企业户数越来越多。试点前国地税交接户数共计1011万户,试点后四大行业新办户数逐月增加,试点纳税人已达1064万户,累计增加53万户。其中户数增加最多的行业是生活服务业,累计增加42万户。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