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人”·读“理”·读“趣”
2012年08月29日 06:59:32  来源: 新华每日电讯5版 【字号 】【留言】【打印】【关闭
纪念《新华每日电讯》创刊20周年  “我与《电讯》”征文选登   《新华每日电讯》已经成了我家的亲密朋友。   记得是四年多前小外孙还在读小学时,每晚临睡前,我和他就有了那么一段“读”的时间。最初读的内容大多与作文有关,也掺了一些报纸上有意思的文章,渐渐地这些所谓的优秀作文读起来像催眠曲了,于是我们干脆抛开那些急功近利的范文,以报纸为主,想读什么就读什么。这一来,我们每天晚上半小时之内的“读”,倒是一直读到了现在,外孙也已经初中毕业了。《新华每日电讯》的到来,大大丰富了我们读的内容,一开始我们就喜欢上了星期五的“文萃周刊”,发现那里面可读的东西很多,而平时的新闻报道和评论则读得不多,给人的感觉似乎是严肃了些。明显的感觉是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中央提出“走基层”的号召以后,报纸每天都有大量的生动感人的报道出现,让我们喜爱,于是我们每晚的“读”,渐渐地离不开这份报纸了,直到现在,它已成为我们“读”的时间里的首选。   回想这些日子以来我和外孙读的内容,大致可以分为三个方面吧,那就是:读“人”、读“理”和读“趣”。   读“人”,首先是普通人,感谢记者们不辞辛劳地深入到每一个角落,让我们读到了那样鲜活的感人的故事。我们读到:乌蒙山的苗族女童可以免费上学了;安徽好女孩背着患病的妈妈上大学;盲人小伙“用耳朵开网店”;湖北三名女大学生拾废品救助重病室友;大学毕业本科生立志创立自己的煎饼品牌;“80后”的殡葬司仪热爱自己的工作,为了让生命告别有尊严;星星峡那守卫新疆东大门的人们只盼着睡个好觉洗个热水澡;更有那南沙岛上忠诚的卫士连同那只可敬的黑猫——太多的普通人的故事一次次地让我们感动。而我们最关心的,我觉得该让身边的孩子了解的,就是还处在贫困中的同龄的孩子们,有关这方面的报道我们都读。这些孩子上学要走一两个小时的路,中午冷饭拌黄豆甚至没有饭,免费午饭工程对他们来说那就是幸福,一个鸡蛋让一家人都快乐。看着孩子们吃着免费午餐的笑脸,尽管只能在露天,只能蹲在地上,有的孩子拿着一个鸡蛋要去给爷爷给弟弟,真的好心酸,还有透过心酸所看到的希望,都给我们留下了深深的印象。   读人,也喜欢读普通人自己讲的身边的事,“草野·宇下”中就有很多好故事,特别是写父辈和孩子们的,充满了温情,当然也有不少的无奈。只是文笔上稍逊一些,但因为不加修饰的真实,我们爱读。   读人,也包括读那些热点人物,除了绝对应该报道的航天英雄奥运冠军外,我们也开心地读到林书豪的大篇幅报道,乔布斯的传奇故事,都很精彩。试想当你读到乔布斯请人写自传居然遭到拒绝时,一定会有不少感慨吧。必须要提的是,《电讯》上的照片拍得很棒,看那些奥运冠军的照片,不但好而且大,颇有视觉冲击力,这是其他想留空间给广告的报纸做不到的。看蹦床冠军董栋的大幅黑白照,真是力和美的完美结合。   读“理”,是指那些对各种热点或非热点问题的议论,以及对一些人和事的感悟。读过后,或许你能从中悟出一些道理。议题很多,我们就挑和我们比较接近的,于是我们读:孩子的营养餐为何“漏油”;“高考吊瓶班”背后的焦虑;ipad造就了一代“宅童”;地沟油为何屡禁不止;北京暴雨引发的思考;怎么看“孔融让梨我不让”等等,希望孩子通过了解当今社会的一些疑难问题更多地学会思考。我们最爱读的,是“感悟”“一得”“杂俎”等栏目的文章,它们短小精悍、深入浅出、富有哲理、文采也好,我们几乎每篇都读,在《风筝》中你会读到:“人生是风筝,总有一根线牵着你,你在这头,爱你的人在那头。”在《水竹》中你会读到对生命的坚韧的赞美;在《和父亲一起赶会》中,那个年少的“我”吃着父亲买的粉条炖肉,父亲自己不吃却一脸幸福地笑着。我们也一同思考“为什么聪明反被聪明误?”也用“不要对父母说的9句话”对照自己。我们也读“顾网闻之”,微博的内容五花八门,我们挑精彩的读,大概有一小半值得一读。读“理”,一边是对作品的欣赏,一边是对社会对人生的思考。   读“趣”,就是读那些富有知识性和趣味性的文章,这是我们最开心的事,我们读:当高尔基遇上“高尔基”、“改稿狂”巴尔扎克、蒲松龄的辛酸“高考”路、诸葛亮羽扇由“丑妻”相赠;我们也读:竖起鸡蛋非得到春分?养牛对牛真“弹琴”、真笑假笑鼠标一点就看穿、“美丽”的数字0.618、英4岁女童智商接近爱因斯坦等等。这些有趣的文章给我们带来轻松带来快乐,让我们体会到这世界的种种奇妙。   自打开“读”以来,每当到了晚上约定的时间,外孙便会收拾好自己的一切,等待着外婆我的到来。多半他只是静静地听我读,一旦我的读音出现偏差甚至读错,他会马上纠正我,让我觉得还真不能小看了这个初中生,同时也会欣慰地感到他是在认真地听。有时读到一些人物和事件,我会问他:你知道吗?他如说不知道,我会简单告诉他。有时他的回答是“抗议”:你当我是傻瓜啊!有时我边读也会边掺一点自己的感想,他也会发表一点自己的意见,更有时读到一些新奇或不可思议的事时,就听他发出“哇!哇!”的惊叹声。这样的互动让我们“读”得很开心,使“读”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尽管是很小的一部分,但却是无可替代的。   现在,外孙已经进入高中开始了三年的高中生活,我希望我们的“读”还能一如既往地进行下去,而《电讯》也会作为我们的亲密朋友继续地陪伴我们。三年以后,或许孩子会离开我们远走高飞,我希望他在青少年时代度过的那些“读”的时光会永久地留在他的记忆中,而我,一个七十岁的人,还有什么样的时光更值得珍惜呢?   (赵同渠)
  请您文明上网、理性发言并遵守相关规定,在注册后发表评论。 查看评论 留言须知
用户名 密码
 
 
 
Copyright © 2000 - 201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
版权所有 新华网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