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集:家书抵万金

你多久没有写信了?多久没有收到信了?“从前的日色变得慢,车,马,邮件都慢”。在那个家书抵万金的年代,一声“有信来了”,牵动多少惊喜;一句“此致敬礼”,收笔多少爱意。那些年,那些为我们捎来家书的人,也是最可爱的人。她们为何能几十年从不送错?为何能让“瞎信”复活?为何能克服独在路上的恐惧?国家相册,为您讲述。

  1. 芝士花生2016-11-18

    邮政工作属于服务性的行业,没有太高的利润可取,纯属诚信服务的典范。在任何社会制度下,不管是战火纷飞的年代,还是和平时代,邮政的道路一直保持畅通无阻的状态。一封封书信,传递着情感的真谛。大家把邮递员称鸿雁不无道理。
  2. 潘攀之2016-11-18

    那个写信的年代,没有电话的快捷,但多的是一份期待的幸福,就在这漫漫的等候中酝酿着纯纯的思念,期待着收到信件时的那份惊喜,就仿佛又是一场不期而遇的相识。
游云谷
游云谷 1928-
生于江西临川。1951年毕业后被分配到重庆新华日报任摄影记者。1952年调入新华社,先后在新华社摄影部、西南总分社、四川分社、山西分社、江西分社从事摄影工作。职业生涯中拍摄了大量反映中国建设及改革开放的照片。其代表作有《冒雨运矿石》、《大寨铁姑娘队》等。
安康
安康 1925-2012
河北定县人。1945年参加八路军,在晋察冀画报社从事摄影。1947年调第4总队政治部任摄影记者,1950年赴朝鲜战场进行摄影报道,1955年转业后历任新华社北京、陕西、驻越南分社摄影记者。其代表作有《清风店战役纪念碑落成典礼》、《被俘敌军将官》等。
 
发送
发送成功!
010020050550000000000000011100001293607741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