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 正文

那辰光没手机 要寻只电话亭还要多跑几步路

2017年07月16日 09:47:08 来源: 解放网
  原标题:那辰光没手机,要寻只电话亭还要多跑几步路   1990年,要商量个事情,最好是亲自登门,在通讯尚不便捷的年代,上海人视之为理所当然。   然而,对于有些人来说,通讯便当,可谓是生活的转机了。   我们的受访者陈妍廷的恋爱史恰好贯穿了九零年代通讯方式的变化。从书信、拷机、手机到网络通讯,兴许是乘了新科技的东风,最后一段跨国异地恋很快修成正果。   而对于歌手陆唯来说,接收演出讯息的工具就是“吃饭家什”。因而,他总是会不惜血本把通讯工具更新换代。   这些经历的细节,真实映照了一个时代的变轨。   上海黄浦区老城厢巡道街面筋弄里有个三平方米的小亭子,贺阿翠阿婆搬下木板,她坚持每天早上七点准时开门。 /摄影师 杨磊   1998年8月,一块电信广告牌竖立在淮海路和柳林路路口。 /摄影师 许海峰   要买大哥大,先致富,第一批炒股的大户是当时少数有条件享用这一“奢侈品”的人群,电影《股疯》生动地刻画了时代风气。 /视频截图   1990年,五角场的居民如果要跟大柏树的亲戚商量个事,一种办法是去楼下公用电话亭排队打到对方的公用电话,再去喊人听电话;二是直接坐公交去一趟。   今天的年轻人大概蛮难理解第二种方式了,那时候,后一种比前者来得更快也说不定的。90年代初,无预约的登门拜访、写信都还是比较主流的人与人的联络方式。   1991年,18岁的陈妍廷刚刚念大一,在当时上海校园里开始兴起的学生派对上,她认识了一个来自东北的男生,很快陷入了热恋,而男生其实不在上海生活,没多久便要回东北工作了,这下如何是好呢?   “当时辰光通信还是蛮吃力的,他人在东北,我在上海,一封信一来一回,至少要两个礼拜,甚至更长的时间。所以到后来我会提前写信,他的回信我还没收到,我的第二封信就寄出去了,就是为了加快点频率。为了加一点情调,还在信封里夹一些花草之类的小心思。”陈妍廷说。   俗话说爱情敌不过时间,更不用说距离了。陈妍廷的这段异地恋没能撑过多久,“有时候写信的时候是一种情绪,两个星期过去了,信寄到时也许你的心情已经变了。”   1993年,陈妍廷碰到了第二个男朋友,这次距离问题没有了,是个上海男小孩。那时候两人经常能碰到面,不过陈妍廷在念大学,男朋友在校外,如果要约她见面,就给她打一个拷机,陈妍廷回电联系。   在1993年,“拷机”的价格一台也要一两千元,并不算便宜或者平民化。大多都是生意人或者股民们配置的。不过陈妍廷刚好有个朋友是做拷机生意的,便每隔一年给陈妍廷更新一台。可别小看当年的拷机生意,绝不比今天淘宝上倒腾手机的赚的少,陈妍廷说这位拷机朋友靠着当年的那一桶金,至今还过着相当优渥的生活。   “虽然讲BP机很时髦,但在外形上来讲总归还是蛮难看的。男生呢都会别在腰上,女孩子冬天还可以别在皮带上,夏天就蛮难看的了。难道别在裙子外面吗?所以我基本上就扔在包里厢,有时候也容易错过消息。比如我这个男朋友让我马上回电,这样就容易耽误事情。”不晓得是不是“耽误了事情”,陈妍廷和这个上海对象也没能继续。   陈妍廷当时还只是学生妹,拷机只是方便她做一些无关痛痒的事情。但对于歌手陆唯来说,90年代初的一部拷机简直就是“吃饭家什”。   陆唯当时在上海的一些音乐茶室和演艺歌厅演出,一个晚上要串好几个地方。当时金主和歌手通常是一个月一签,有时候也会临时约你,即时通讯的需求在陆唯这个行业里显得尤为重要。   “哔哔、哔哔……哦哟,就晓得下个月我要到哪里哪里去演出了。接到拷机,就寻一个电话亭去回电,有BP机相当方便,每时每刻就像看现在手机一样,都拿在手上的,演出的时候别在腰上,搁成振动,一看到振动手机来了马上看,是什么号码?哦,阿拉队长打来的,或者啥演出公司打来的,蛮多的这个情况。”陆唯说得绘声绘色,他也算是上海滩最早买拷机的那批人。   渐渐的,拷机也不那么稀奇了,人手一只,这下子回电话的公用电话亭不够用了。陆唯记得,他家附近的公用电话亭是周边最闹猛的地段,“排队的人很多都要回电,都拿着BP机,看着号码在回电。阿拉讲起来,属于老吃香额。要寻只电话亭还要多跑几步路,大家都在排队,那辰光还没有手机呀……”   在排队等回电的时候,大家也都会聊起马上去回电的内容,这也是一个小剧院,上演着那个时代五彩纷呈的上海故事。陆唯记得,有的阿姨妈妈会来讲,谁的女儿嫁给啥人了,谁家的儿子现在开始装修房子了,谁谁谁买到了哪一家的原始股啦……   90年代上海大学生生活,舞会是时兴的交友方式。 /摄影师 赵钢    拷机一收到消息,大家立马去打公用传呼电话。 /摄影师 周明   2000年,陈妍廷和男友异地恋修成正果,两人在浦东举办草地婚礼。 /受访者供图   从BP机到大哥大过渡的年代   1997年香港回归了,港剧里那些拿着大哥大的阔佬形象也不再是有钱人的专利,手机也开始普及起来,连刚毕业的陈妍廷都买上了一部诺基亚。   别人买手机是为了讨生活,陈妍廷买手机则是为了谈朋友方便。爱情敌不过距离,但是二十来岁的小姑娘哪里听得进去。这一年她又谈了一场异地恋,对象呢是个西北人,人也在西北,鸿雁传情又是少不了了。   手机是方便了,但因为两个人相隔千里,当时的手机漫游费可是相当厉害,并不适合他们这样工薪阶层的情侣。陈妍廷也比较会想办法,“为了节省钞票,有时候我会让他半夜里厢打我们家的座机,为了生怕爸爸妈妈听到,我还会偷偷滴去把他们的座机插座给拔了。唉,这个时期也蛮辛苦的。”   1997年,陆唯所在商演行业正是风生水起的时候,互联网的娱乐方式尚未开局,听歌跳舞的夜生活模式酒意正浓。当时热门的饭馆里都会在大堂摆一个舞台,台下的顾客一边吃饭一边看表演,这种演出形式叫“饭时”。   “饭时”是陆唯当时重要的收入来源,为了接活儿更为方便,他打算早点去买一部手机,“价位不低的啊,大概是两千块左右。买到了以后,哎哟欣喜若狂,摩托罗拉,我记得很清楚的,一直用。”   陆唯买手机的时候,发现手机有一个短信的功能,比BP机的汉显更为方便。“电话+短信”的沟通方式一直延续到了新世纪第一个十年的中期,而这段时间里把用户拇指粘在手机上的只有一款名叫“贪食蛇”的按键游戏。   1998年,微软推出了Windows98操作系统,现在想想距离今天其实还不到20年,但信息交互的速度却几何倍的提升、提升、提升。   陈妍廷当时认识了一个新男友,这一次玩大了,男朋友远在美国。   实际上对方是陈妍廷高中时就爱慕她的男同学,念大学去了美国,回国时与陈妍廷见面,两人一拍即合。而且陈家父母也都知道这件事,不再是“地下战线”了。但确定关系后男方因为工作又飞回美国去了,陈妍廷起初也会担心通讯这件事怎么着落?毕竟当时的越洋长途一通电话没有几十块钱下不来的。   陈妍廷下了血本买了一台新的IBM电脑,在当年也是价值1万多元的高档货。有了电脑,通过“猫”拨号上网,双方就用E-mail 通信,你来我往,一天好几个来回都没问题。   “当时有了E-mail,应该说是相当便当了。再过一个月,我男朋友就跟我说,你去买个摄像头吧,有个软件叫NetMeeting,可以视频通话。我照办了,的确视频通上了,非常方便。”陈妍廷说。   通信顺畅的越洋恋爱谈了4个月,陈妍廷的男友没有贻误战机,果断向她求婚了,第二年两人便在上海举行了草坪婚礼,如今与一双儿女在上海生活。   以前上海人聊天的时候总会讲,听出去过的某某说,香港人在马路上走像跑步一样的,追都追不上……这才不到20年,有时候不得不感叹这惊人的发展速度。只是,不知道陈妍廷是否还会想起那些往信封里塞小花小草的日子了。   90年代上海人打电话都要到公用电话亭,排起长队来,还不如当面约见。 /视频截图   贺阿翠阿婆“叫电话”已30多个年头。 /摄影师 杨磊
【纠错】 [责任编辑: 徐昌敏 ]
微信扫描二维码,关注新华网
热点推荐
    发挥集群优势 上海自贸区把党组织建在行业上 新华路街道社区党建中心:打造基层党建特色品牌上海长宁:为年轻干部补上“核心能力”短板 任前公示:陈宇剑拟推荐为松江区区长人选 袁泉现代职场精英搭配风格 演绎独立自强感袁姗姗甜酷有范儿 巴黎街拍展双面不同风格 沪旅游局发布暑期出游提示 避开易拥堵时间段错峰出游路书特约之2017定制游论坛重磅来袭
  1. 闵行样本:党建引领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
    闵行样本:党建引领打通服务群众“最后一公里”
  2. 战高温 发现炎炎夏日中的可爱身影
    战高温 发现炎炎夏日中的可爱身影
  3. 那辰光没手机 要寻只电话亭还要多跑几步路
    那辰光没手机 要寻只电话亭还要多跑几步路
  4. 冰块、喷雾、空调…动物们防暑降温“武器”多
    冰块、喷雾、空调…动物们防暑降温“武器”多
扫一扫 扫一扫,分享手机新华网上海频道 Copyright © 2000- XINHUANET.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制作单位:新华网上海频道 版权所有:新华网上海频道
010070120010000000000000011123061364472301
亿万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