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键分享

新华视点 | 今日关注 | 中国网事
3月27日
导读:
2014年2月和今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两次考察北京,都提出了保护好北京历史文化的要求。北京历史文化遗产这张“金名片”保护得怎么样?新华社记者带着问题走进胡同深处……
  ——北京是世界著名古都,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是一张金名片,传承保护好这份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是首都的职责。   ——北京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的伟大见证,要更加精心保护好,凸显北京历史文化的整体价值,强化“首都风范、古都风韵、时代风貌”的城市特色。   2014年2月和今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两次考察北京,都提出了保护好北京历史文化的要求。   北京历史文化遗产这张“金名片”保护得怎么样?新华社记者带着问题走进胡同深处……   “历史和现代交织融合,这才是北京城”   “还有别的户型吗?”黄昏时分,南锣鼓巷地区四条胡同修缮整治项目现场指挥部院子里,一位有腾退意向的青年女子在一块展板前察看一种户型后又问。   南锣鼓巷历史文化街区完整保存着元大都“里坊制”胡同肌理,是北京市首批25片历史文化保护区之一。为实现历史文化街区的复兴,北京2015年全面启动南锣鼓巷地区福祥、蓑衣、雨儿、帽儿四条胡同的修缮整治工作,对居民实行腾退自愿申请制度。   一方面腾退,一方面修缮,重新对外开放的南锣鼓巷,有文化内涵的商铺多了,京味儿更浓了。   南锣鼓巷的修缮和整治,是北京加强保护“金名片”的缩影。近些年尤其是近3年来,北京积极探索可推广、可复制的核心区风貌保护和升级改造之路:大高玄殿、景山寿皇殿等文物建筑得到修缮,历代帝王庙、孔庙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对社会开放,南中轴路、明城墙等遗址基本恢复历史风貌、建成遗址公园……   清理簋街上万平方米违规超大广告牌匾,腾退天坛周边57栋简易楼2000多户居民……2014年到2016年,作为老城重要组成部分,北京市东城区全力展现首都历史文化“金名片”。   “仅2015年市里财政和发展改革委就给了103亿元,用于腾退、整治、修缮、环境提升,历史上没有过。”北京市东城区委书记张家明说。   大栅栏,年初落成的“北京坊”建筑集群格外引人注目。   一主街,三广场,多胡同……集文物保护与新型业态开发于一体,“北京坊”成为以百年劝业场和谦祥益、交通银行旧址等8栋沿街集群建筑为中心的“中国式生活体验区”。   “历史和现代交织融合,这才是北京城!”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王凯说。   “塑造兼具历史感与现代感的大国首都”   “这几年我们招收了大学生,弥补人员不足,还建立了景泰蓝艺术博物馆。”北京市珐琅厂董事长衣福成说。   北京历史积淀丰厚。数据显示,昆曲、京剧、古琴艺术等10个项目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国家级非遗代表性项目达126个,国家级非遗项目代表性传承人达82位……   “古都风貌包括硬件和软件,物质文化遗产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缺一不可。景泰蓝等‘燕京八绝’,京剧、昆曲,都是‘金名片’。”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庞微说。   为加强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利用,让文物“活”起来,“十三五”时期,北京提出了建设长城、西山、大运河三个文化带的工作目标。   北京市文物局局长舒小峰说,三个文化带的规划正在紧锣密鼓制定,实施后将有助于打通古都北京的历史文脉,为构建北京古都风貌全面保护的基本格局奠定基础。   “全面保护就是要分层次、分类型、分时间、分地域地保护北京古都风貌的所有历史文化要素,弘扬与复兴优秀传统文化,塑造兼具历史感与现代感的大国首都。”北京市规划国土委副主任王飞说。   从保护明清北京城中轴线,到凸显“凸”字形城郭与宫城、皇城、内城、外城四重城郭构成的独特城市格局,再到恢复北京特有的“胡同-四合院”传统建筑形态,北京计划从10个方面强化旧城整体保护。   1092座古墓、一座漷县汉代古城、万余件文物……2016年11月底,北京城市副中心文物保护与考古新发现为北京历史文化遗产“金名片”增添新亮色。   “我们将重点建设东部运河文化带项目,串联通州、张家湾、漷县三座古城,实现文物保护与利用相统一。”北京市通州区文化委员会的杨根萌说。      朝着世界文化名城的宏伟目标迈进   从《我在故宫修文物》纪录片热播到“故宫萌娃娃”一年卖出10亿元,从扩大对公众开放面积到打造全新的故宫文化创意体验馆,近年来,快“600岁”的故宫,屡屡成为新闻焦点。   “只有传承、保护和利用好故宫博物院的文化遗产资源,将更多精彩的文化成果奉献给广大社会公众,让这些珍贵的文化资源‘活起来’,才能无愧‘金名片’的美誉,把一个壮美的紫禁城交给下一个600年。”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说。   作为老城主要组成部分,北京市东城区和西城区纷纷行动起来:   ——2016年12月初,东城区发布实施“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复兴”等三大行动计划,预计总投资1662亿元,实施33项行动、115个具体项目,打造南锣鼓巷、雍和宫—国子监等6片历史文化精华区。到2020年,东城区历史文化街区整体修缮更新整治率将达80%。   “未来5年,我们将对全区43%的用地空间进行整治式更新改造,整治胡同环境,调整商业业态,优化停车管理,最终让胡同回归宁静,让历史融入生活。”张家明说。   ——据统计,西城区363处不可移动文物中,存在安全隐患的占46%。为保护好这些不可移动文物尤其是会馆和名人故居,西城区已基本完成康有为、沈家本等故居的腾退,东莞会馆已有部分居民实现腾退。   “我们计划投入190亿元,用5年左右时间使一批重大文物建筑特别是纳入文物登记的会馆和名人故居实现腾退亮相。”西城区委书记卢映川说。   “让收藏在博物馆里的文物、陈列在广阔大地上的遗产、书写在古籍里的文字都活起来,展现古都北京的历史文化风貌和独特城市魅力,让中华文明的这张‘金名片’焕发更加夺目的光彩。”2016年,《北京市“十三五”时期加强全国文化中心建设规划》发布,提出了总体目标:推动北京朝着世界文化名城、世界文脉标志的宏伟目标迈进。   “放眼世界,要认识到把北京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好、整治好、发展好,是最有现实意义的,是中国最大的甚至是无与伦比的‘中华文化枢纽工程’”“期望未来的北京像一簇永葆青春魅力的盛开花朵,有绿叶相持,花朵的‘花心’就是姿态焕发的旧城”……建筑学家、城乡规划学家吴良镛先生多年前的话,至今仍然振聋发聩。(记者 李斌 孔祥鑫 张漫子 罗晓光)
全 文
  近日举行的北京市文物工作会议传递出强烈信号:北京将在国家有关部门指导和支持下,加大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力度。   “北京是世界著名古都,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是一张金名片,传承保护好这份宝贵的历史文化遗产是首都的职责。”2014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北京时指出。   “把北京历史文化遗产上升到‘金名片’的高度,从来没有过。”北京市文物局原局长孔繁峙说。   北京市文物工作会议上,北京市副市长王宁表示,北京要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北京重要讲话精神,提高文物工作认识立足点,精心打造北京历史文化名城这张“金名片”。   建城3000多年、建都800多年的北京,是世界文化遗产最多的城市。2016年6月,北京市发布全面深化改革提升城市规划建设管理水平的意见,提出了“全面保护”的理念:构建全面保护格局,完善全面保护机制。
  新华社北京3月28日电(记者 李斌 张漫子 孔祥鑫)带树杈的黎族竹管、鹰骨做的藏族鹰笛、低音笙、低音唢呐、明代小管……数百样从“太爷爷”辈儿上传下来的手工乐器,挤满了“宏音斋”第四代女传人吴景馨在京西紫竹深处的家。   眼看乐器越来越多,为保证音准、不搬动物件,吴景馨和弟弟竟搬出去租房住,家于是成了民族乐器的“陈列室”。“打磨一件民族乐器、传习一种技艺需凝聚几代人的智慧与心血。我得踏踏实实把清宫廷乐器制作技艺完整地传下去,其他一切都为技艺传承让路。”   像吴景馨这样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在北京有很多。   作为世界著名古都,北京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是一张“金名片”。需要继承和保护的,除了有形的文物、古建、人类文化遗址等物质历史遗存之外,还有灿烂珍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聚拢而成的人文氛围。   “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大师及传承人都集中在北京,他们参与构成了首都深邃独特的文化底蕴。”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庞微说。   上世纪80年代,打算赴美的吴景馨并不知道,她27岁后的人生要跟笙管技艺传承紧紧绑在一起。   创办于清朝末期的“宏音斋”历经发展,成为一家中国民族乐器的百年老店。它是中国第一支标准唢呐、第一支插口笛子、第一支加键唢呐等乐器的“诞生地”,弥补了民族管弦乐队低音声部的空白。2011年,“宏音斋”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在昌平区传习坊的车间里,吴景馨拿起一片刚制作好的生簧片对记者说,一支乐器的研发和制作需要严苛的工艺。拿一支笙管举例,制作时不仅要经历选竹、烘干、打磨、抛光、蒸煮、灌蜡等几十道工序,还要忍受校直时的烘烤、抛光时的灰尘、上蜡时的异味等考验。单是抢一片簧片就需要几十刀、上百刀。“如果多铲一刀或少铲一刀,在你演奏时,技巧就反映不出来。”
  新华社北京3月28日电(记者 李斌 孔祥鑫 张漫子 罗晓光)近年来,北京历史文化名城进入了“全面保护”的新阶段。记者调研发现,这张历史文化遗产“金名片”的铸造,还有一些焦点问题亟待进一步重视和解决。   认识问题:“必须从历史和世界两个维度中去衡量”   “将北京丰富的历史文化遗产作为‘金名片’提出来,这在历史上没有过。”回首共和国成立60多年来北京历史文化遗产保护历程,北京市文物局原局长孔繁峙至今仍对“金名片”的提法感到十分振奋。   “从初步认识到局部探索再到整体布局,‘金名片’的保护历经文物保护、名城保护、历史文化遗产保护3个阶段。现在,我们正处于一个崭新的时代。”孔繁峙说。   绵延5000多年的中华文明,是人类历史长河中唯一没有干涸、没有断流的文明。留住文化根脉,才能守住民族之魂。   “必须从历史和世界两个维度中去衡量,才能更加准确理解‘金名片’的含义,才能理解它的独一无二性。”北京市规划国土委副主任王玮认为,“北京的城市发展史就是一部完整的中国城市发展史。站在世界的角度,中轴线贯穿、棋盘格状的城市格局以及胡同肌理,同样举世无双。”   在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院长王凯看来,对北京历史文化名城的保护应该上升到文化自信和民族精神的高度,“历史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底蕴。要想在世界舞台上展示中国特色,历史文化是最鲜明的标签。”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呼吁,必须“像爱惜自己的生命一样”保护历史文化遗产。
  新华社北京3月28日电(记者 李斌 张漫子 孔祥鑫)说起北京历史文化遗产这张“金名片”,自然离不开胡同。   记者数次走进前门附近一条近年来获得有机更新、软性生长的胡同——大栅栏地区的杨梅竹斜街,探寻究竟。   作为贯通大栅栏、琉璃厂两大文保区的连接线,只有496米长的杨梅竹斜街将两条“岁数”加起来超过千年的老街合璧,使其历史风貌一气贯通,成为一条颇具风格的步行街。   这里曾经书局林立,近现代引领国人追求新知的许多书籍诞生于此;诸多文化名流也曾在这儿留下足迹,康有为、谭嗣同、梁启超、鲁迅、杨小楼等或寓居街内,或成为往来常客;旧京四大商场之首的青云阁坐落街边,世界书局、中正书局、开明书局、环球书局等旧址与老北京“八大楼”之一的泰丰楼旧址也在这里。   6年间,杨梅竹斜街经历了一场旧城改造计划。政府主导与市场运行、保护历史与复兴文化、内生驱动与开放跨界就发生在这短短的496米中,这些新兴的词汇也成为大栅栏软性更新计划的关键词。   本着自愿腾退的原则,1711户原住居民中有718户选择了迁出,留下的近千户居民散落在各式大杂院中。迁出后的老房子,由北京大栅栏投资有限责任公司作为实施主体进行规划改造,变“成片整体搬迁、重新规划建设”为“区域系统考虑、微循环有机更新”,对院落、街巷进行有效的节点簇式改造,不同节点的改造形成节点簇、逐步再连成片。   引入燃气、电力电信架空线入地、修缮名人故居和会馆、铺设老砖瓦步道、复原旧时风貌……杨梅竹斜街保护修缮过程中,北京市西城区废除了“危改带开发”的拆迁模式,遵循“真实性保护”原则,将胡同原住民连同建筑一起保留,让胡同原有的韵味得以传承。   景观构筑物、城市小品、景观灯具、垃圾箱、坐椅……杨梅竹斜街对各种不同历史文化及景观元素进行排列组合、设计改造,把历史记忆编入景观当中,在保持斜街原汁原味特色的同时注入新的活力。
  “凸显北京历史文化的整体价值,强化‘首都风范、古都风韵、时代风貌’的城市特色。”今年2月,习近平总书记考察北京,对北京历史文化提出了“更加精心保护好”的新要求。   从天坛周边简易楼的拆除腾退,到杨梅竹斜街的软性更新,从南锣鼓巷四条胡同的综合整治,到北京文化新地标“北京坊”精彩亮相,从推动旧城“整体保护”到“构筑全面保护格局”……过去3年来,古都北京加快了历史文化遗产保护步伐,推动这座城市朝着世界文化名城、世界文脉标志的宏伟目标迈进。   北京历史文化是中华文明源远流长的伟大见证,必须更加精心保护好,下更大决心,投入更大力度,增强北京这座历史文化名城的国际影响力和辐射力。   “更加精心保护好”北京历史文化,首先要树立正确的历史文化遗产观,充分认识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的现实意义和深远影响,加大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力度,加大文物搬迁、腾退、修缮力度,把凝结着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文物保护好、管理好,让历史说话,让文物说话。
010020010010000000000000011200000000000000
亿万先生